你的位置: 诗词网   >   诗词   >   名诗名句   >   我怜古物辇而至,为台之柱植四阿。

我怜古物辇而至,为台之柱植四阿。

《休逸台》

朝代:宋    作者:韩琦

牙城之北好大圃,中有废台名抱螺。

基圆有道盘屈上,故以螺目义匪佗。

当时兴者择地审,气象爽垲形势多。

今如孤冢但荆棘,不知隳坏年几何。

背城人迹既罕到,往往满岁无一过。

我来侵圃治兵库,得披榛莽登巍峨。

襟怀豁若出尘外,四视天末穷纤罗。

满城风物聚掌上,红芳绿树明交柯。

太行之下不可数,万峰起落如翻波。

北来州域尽平地,孰若旧邺襟山河。

此为游览最佳处,遂施畚筑完陂陀。

台头结宇尚简朴,台面甃甓严镌磨。

魏宫冰井久湮没,铁梁有四沦耕禾。

精刚之质不少动,俚俗传诧邻妖讹。

云有神物常默护,守令千百无敢拖。

我怜古物辇而至,为台之柱植四阿。

州人闻至极惊异,就台观者肩相摩。

榜以休逸岂独尚,与众共乐乘春和。

主人间复命宾酌,樽前随分弦且歌。

病来饮兴直衰浅,献酬勉强颜须酡。

退尝内省尔何德,尔求自逸人讥诃。

反思吾本任忠义,日不作伪心无颇。

君恩至厚假乡守,正宜休此祛馀疴。

尪孱报国未能奋,慨然倚槛空长哦。